天主教在线 > 主日讲道 >

乙年:蔡惠民《天国驿站》一种茶,两个杯(常年期第四主日)

2021-01-25 00:05:28 浏览:

有个教友娶了太太后,发现两人共同生活绝不简单,每天都长嗟短叹,后悔当日没有选择当神父。这件事情让堂区神父知道了,就把教友找来,在桌上放了银杯和瓷杯,两个杯子都倒了香茶,说是请教友喝的。教友喝完后,神父问:「味道怎么样?」教友开心地说:「味道很好。」神父接着问:「我是说,那一杯香茶比较好喝?」教友抹抹嘴,满足地说:「两杯一样好喝。」神父笑道:「装茶的杯子,虽然有贵贱的分别,但是茶的味道都是一样的,并不会因为装了什么杯子,茶的味道就改变了,你能了解吗?」教友恍然大悟,有些惭愧;从此,教友不再长嗟短叹了。
「我愿你们无所挂虑:没有妻子的,所挂虑的是主的事,想怎样悦乐主;娶了妻子的,所挂虑的是世俗的事,想怎样悦乐妻子;这样他的心就分散了。」(格前7:32-33)保禄说这番话,虽然是出于诚意,并为我们的益处,好叫我们更齐全,得以不断专心事主,但他似乎重独身,轻婚姻的看法,明显与我们今天的教会经验有点出入。
如果独身与婚姻的分别,就是神性与世俗;神职与教友的挂虑,就是教会与家庭,我们如何解释,已婚教友中,着实不少圣善成全的榜样?相反,有谁又会否认,神父或修女的献身生活,也有流于外在形式,甚至是表里不一的情况?的确,独身与婚姻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,但分别不是前者专务天主,后者操心世俗。只要环顾一下我们身处的教会团体,不少例子告诉我们,独身生活并不是全心事主的保证,有时反成了逃避问题,拒绝成长的避难所。难怪一些献身事主的人,给人的印象总是不近人情,敬而远之。同样,如果说结了婚的人,他们的挂虑就是世俗的事,就是想怎样悦乐自己的丈夫或妻子。那么,婚姻的神圣又从何说起呢?
保禄在厄弗所人书曾说过:「教会怎样服从基督,作妻子的也应怎样事事服从丈夫。你们作丈夫的,应该爱妻子,如同基督爱了教会。」(弗5:24-25)婚姻的神圣,正由于夫妻的相爱彰显了基督与教会的爱情。难道保禄是自相矛盾吗?如果他没有贬低婚姻生活之意,为什么向我们推荐独身生活?
客观而论,一个神父或修女,由于独身的关系,比起一个有家室的教友,在时间上更能投入天主的工作。特别当面对非常的牧民需要,他们可以更爽快地慷慨响应。又由于没有子女的关系,他们可以抽出更多时间独处,与主作亲密的交谈。为那些白天因工作已忙得心力交瘁,晚上仍要打理家事,跟进子女学习,直至夜阑人静,才稍有一点私人时间的父母来说,没有家庭负担,无疑是更无牵无挂,更多空间发展自己的抱负与理想。
不过,保禄推荐独身,目的不是为一个无牵无挂,单身贵族式的生活。如果一个人选择独身只是为逃避责任,或推卸承担,那么,独身不单不会使人变得更会爱和牺牲,反提供了环境让人变得更自我,更封闭和更孤独,更遑论在生命的旅途中,有能力成为他人的同行者。保禄所强调的,是一种全心事主的精神。这种一心一意的奉献以明确的方式表现在献身生活上,也流露在彼此交付的夫妻生活上。两者并无所谓高低之分,只是不同的方式彰显同一的爱情。
走笔至此,令我想起刚结束的神职人员学习营。今年学习的主题是婚姻与家庭,主持人朱蒙泉神父特意邀请了好几对夫妇分享他们的婚姻生活。虽然只是平淡的故事,离不开因性格相异,背境不同,引发磨擦与冲突,继而因沟通、谅解、彼此欣赏而经验夫妻的亲密,生命因对方而丰盛。不过,由于这些故事都是出自真情实感,在场的神职人员,特别是独身的神父,无不深受触动,因为这是我们从未经验过的救恩故事。天主借着夫妻的互爱,揭示自己与人的亲密。同样,我相信借着独身生活,无论是神职、修道或平信徒,天主也揭示了爱的另一面。那就是爱的能力,一种比任何爱的行动来得更大的推动,一份比任何爱的礼物来得更深的吸引。
保禄其实并无贬低婚姻生活之意,只不过他在独身生活中所经验的爱与牺牲,实在非婚姻生活所能比拟。话虽如此,我相信保禄亦会同意,如果他的独身不是基于天主的爱,那将是最大的浪费与虚耗。

拓展阅读:

乙年 林思川《台北思高》「留」在耶稣内

乙年:林思川《台北思高》耶稣治好聋哑人

乙年:苏利文《主日读经证道大全》常年期第卅二主日

乙年:阎德龙《道亦有道》永恒婚姻

丙年:蔡惠民《天国驿站》凭着爱

乙年 林思川《台北思高》新的天主子民福音

乙年:吴智勋《和平纶音》信德与爱德的考验

(乙年)将临期第三主日潘家骏《礼仪面面观》